被民工蹂躏的柔佳? 肉岳 太深了

归档   发布于2020年6月17日 1:20:48   图片 1 张   阅读量:70654  

被民工蹂躏的柔佳? 肉岳 太深了
被民工蹂躏的柔佳? 肉岳 太深了
爱奴茉莉

  “见鬼,茉莉!”马特生气的大声喊道,因为茉莉把满满一杯32盎司的冰水撒在了他大腿上,迅速渗进裤子里面,他的鸡鸡、蛋蛋被冰凉的水弄得萎缩下来,他赶紧站了起来┅┅他正在看一场球赛转播,他温顺美丽的女友正顺从的跪在他脚边,她已经跪了很久了,『可恶!』她心想∶『为什麽非要有联赛?』她的脚踝被链在一起,她的膝盖被绑在一起,她的手腕被拷在背後,更糟糕的是,她的双手还被从皮项圈上垂下的锁链严格的向上吊着。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反铐,胳膊肩膀已经很痛,冰凉的手铐已经勒进了肉里;嵌着金属的皮项圈紧紧地裹着她的脖子,在她下巴下面,项圈连着一个托架,迫使她的头僵直地高高抬起,这个装置叫直立架;茉莉的嘴里被塞进了一个3英寸大小的住嘴球,使下巴嘴唇绷直。

  直立架、住嘴球、项圈,使她的头极受到限制,可怜的姑娘的脸几乎垂直向上,架子的上部与头顶相连,一条细链条垂下来与膝盖相连,使身体严格直立,没有办法放松。

  这次她没有被上眼睛,但她也几乎不可能看到电视,马特喜欢看她蓝色的大眼睛,她的嘴经常被塞住,眼睛就成了她重要的传情工具。

  他有点口渴,於是想叫她那些饮料来∶“去拿点什麽喝的。

”马特对她道,“Mmmmm?”她稍微动了动,发出乐的哼声,但她的头被严格的後仰,她只能侧过头,斜着眼睛看着马特。

  “Mmmmph┅┅errrrrkkfff”她极力想表达什麽,马特温和地笑了笑,俯身解开她後背手与项圈的连接和膝部头顶的细链,扔到桌上,“Mmmmmmm┅┅”

  她幸福的呻吟着,胳膊终於能放下来,酸痛的肌肉彷佛在哀嚎。

  她当然是全裸的,漂亮的褐色长发梳成两条辫子,一对相对於她苗条的身材很大的非常性感的乳房,上面长着樱桃般粉嫩直立的乳头,马特经常让她长时间的裸露着双乳,在她两个奶头上各有一个金色的小环;她的阴毛是剔除的,可以清楚地看到粉嫩潮湿的秘唇;她有一双明亮蓝色的大眼睛,她的嘴是标准的性感美女的嘴,比较大,嘴唇的厚薄恰到好处而红润,一些口水挂在嘴角。

  其他方面,茉莉的身材并不很高,但修长,手足纤细漂亮,而且身体十分柔软,即使是在年轻女子中也是比较少见的,甚至杂技柔术表演中的动作在她来说也并不困难,以至於茉莉曾想把这作为职业,不过作为美女的茉莉其实衣食并无忧。

  双脚依然连着锁链,双手依然拷在背後,茉莉很狼狈的爬起来,幸好手脚稍有馀地。

小心的朝厨房走去,看着她婀娜的背影、丰腴扭动的臀部、凹凸有秩的曲线,马特感到是如此地好福气,以至於一想到她就会性起。

更幸运的是茉莉十分温柔,极其聪明顽皮,而且非常乐意尝试刺激,极具冒险精神,逼得马特不断激发出创造力以满足她,甚至经常觉得是不是太“变态”了的时候,她还在口塞里面毫无羞耻的笑,故意挑衅冒犯着他的尊严和权威。

  平时,茉莉的手被限制的时候太多了,以至於在别人看来很难做到的对於她都轻而易举,她手拷在後面打开冰箱,拿了一大瓶苏打水,在背後把瓶盖启开,放在台面上,踮起脚尖,手向後够,她居然能够到操作台上面的壁橱门,拿出马特喜欢的那套厚重的大玻璃杯。

太重了,她几乎拿不住,好歹拎下来,又从里面拿出一个银色的托盘,又用两手从背後在冰箱里取出冰块杯,倒了不少冰块在玻璃杯里,再加上苏打水,放在托盘上,然後小心翼翼地端起托盘,非常吃力的走出去。

  她的力气显然不够,但还是努力的保持着平衡,脚踝上还连着短链,茉莉庆幸没有被穿上可怕的极细高性感的高跟鞋,即便光着脚都很难不让水泼出来。

  茉莉终於挪到了房间,马特正舒服的坐在大皮沙发里,脚搭在茶上,衣冠楚楚,茉莉移到马特身边,背向他,准备跪下服侍马特喝水,不幸终於发生了,由於双脚是链在一起的,她一下失去了平衡,托盘一摇,整个一杯冰水浇在马特大腿上。

  茉莉惊恐地张大眼睛,“Mmmmmpf!”她呜咽着,使劲摇头。

马特站起来抖落腿上的冰块∶“还不快去拿毛巾把这弄乾净!”他厉声道,茉莉赶紧拿来毛巾,他走到她後面把住嘴球的扣解开,但仍然让球留在嘴里,带子搭拉在两边,“都弄乾净以後,到卧室去!”他胡乱把身上擦乾,怒冲冲的走出房间。

  茉莉赶紧跪下捡起杯子,把冰块扫进托盘┅┅巨大的住嘴球还塞在她嘴里,它太大了,深深地楔进牙齿,没办法用舌头顶出,她的手还被拷在後面。

她奔向厨房,脚上的链条极大地限制了她的运动幅度,又拿来很多吸水的乾布擦地,茶、沙发都弄完了,她开始解决住嘴球的问题,显然马特刚才解开它,是想让她能说话。

  她来到厨房,四下里看看,终於有主意了,墙上有个挂钩,让钩勾住口球的扣,往外拽,也许能行,她努力了数次,终於成功了,大量口水流了下来,酸痛的下巴终於能合上了,她舔了舔乾乾的嘴唇,深深的吸了口气。

  15分钟後,马特已经换了身衣服,依然很酷,正在卧室里看电视,一个温柔的声音∶“主人?”她怯生生的问∶“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

”马特关掉电视∶“过来,跪下!”茉莉翩翩跪下,低下头,马特打量了她半天,“你有什麽说的?”马特问道。

  “我┅┅我非常抱歉┅┅我不小心,主人┅┅我愿接受惩罚,但我确实手脚不太方便。

”她低着头。

  “看着我!”茉莉抬起头,“你要说实话!”马特温柔的说道∶“刚才是不是故意的,好让我惩罚你?”

  “Oh!不!!!主人。

”她不停地摇头∶“我从不那样。

我发誓,真的,我没有假装。

”她停了下来等他发话,好像要哭的样子。

  “不过,你的确希望被惩罚是不是?”

  “是的。

”她轻声答道,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我从不强迫你,但是作为一个好的主人,不能容忍奴隶犯这样的错误。

  “你想愚弄我是不是?”他轻声问道,茉莉想辩解,马特伸出一只手指警告她保持安静∶“我们都知道,对於你,我从来没真正的惩罚过你,你清楚我不会用鞭子真正的打你,身上会出血印,但恐怕只有这样才是你最害怕的惩罚,其他的,你不但不怕,还很喜欢!”

  茉莉默不做声,因为她不否认,什麽紧缚、严格的头套、塞口、夹夹子等等都能使她唤起,无论主人多麽严酷,多长时间!

  “所以你故意┅┅好让你开始享受。

这次我一定得给你点教训。

”马特幽幽的说道,虽然这次她真的不是故意的,但对於即聪明又顽劣可爱的茉莉,恐怕是不止假装一两次了。

这简直是对主人的欺侮,所以马特决定动点真格的,不过马特倒也没有真正生气。

  怎麽来对付她呢?思忖片刻,马特已心中有数。

OK!马特也是个狡猾的坏家伙,故意挑衅道∶“我想来个严酷的四马倒攒蹄,扔到漆黑的壁橱里直到晚上怎麽样?”

  茉莉静静地跪着∶“主人,我能说话吗?”

  “当然。

  “好吧,”茉莉小声说∶“我觉得这个建议不怎麽样,不足以惩罚像我这样的坏女孩。

  “好,好!”马特满脸坏笑∶“这只是建议之一,那麽反吊双臂┅┅”马特仔细地观察着她的反应,“6小时。

”没反应,“10磅加在你辫子上。

”没反应,“6盎司的铅垂在奶头中间。

”没反应,“一个大大的口球加眼罩。

  茉莉终於抬起头∶“那好吧,主人!”她笑了。

  “看哪?”马特进一步解释道∶“我指的是那边,更紧的捆绑,你非常喜欢的!”

  “Oh,不,主人,那可真是太可怕了,真的!”她恶作剧似的笑着∶“你应当为你的精彩的想法而自豪,主人!”

  “好了,够了!”他说道∶“现在正是时候。

”马特站起身,打开茉莉的手铐∶“30分钟後,把你里!里!外!外!都清洗乾净,穿上那件新的束腰,17寸的,你至少能锁紧一条边。

Go!Go!”茉莉像水兵一样快速跑出房间。

  29分58秒後,马特听到一声轻轻的敲门声∶“主人?我已经按你说的准备好了。

  “好极了,进来让我看看。

  茉莉走了进来,婷婷玉立,手垂在两边。

马特绕着她转了一个圈,他点了点头,注意到她束腰的背後只有一条2英寸边,另一条已经锁紧,这意味着她原本24英寸的腰围已被压缩到了19寸。

  “手放到脑袋後面!”他命令道。

她顺从着,随着一个深呼吸,双峰耸起,她知道将要发生什麽,“吸气!”他命令道,然後抓住两边,用了很大的力量,一点点靠拢,一点一点收拢┅┅终於两条边都合拢了。

马特满脸憋红,满意的说道∶“Oh,这好像是你最後的两寸了,不能再小了是不是?”

  “是的,主人。

”她喘了口气。

  “现在腿站直,弯下腰,趴在椅子上,把屁股撅起来!”

  茉莉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她知道将要发生什麽,马特不会平白无故让她清洗内部,她感觉到菊洞有什麽凉凉的东西,是他的手指,带着一些油脂,柔和地进出着粉嫩的菊洞,敏感的感觉,令全身翘起。

他的手指终於滑出,菊洞刚刚微微合上。

  “放松!”他命令道,茉莉感到一个坚的橡胶棒正在探索她的菊洞,很大很粗,她的扩约肌被迅速撑大至前所未有的程度,“Ho┅┅”她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橡胶棒上涂有很多油脂,马特对她的女奴并不野蛮,他慢慢的、稳稳的用力把橡胶棒插进了茉莉的身体。

茉莉极其痛苦的忍受着橡胶棒最粗的部份通过她的扩约肌,然後橡胶棒的直径稍微变小,终於到达了末端能防止完全没入的边缘,疼痛渐渐减轻了,但下腹部由於巨大橡胶棒的侵入而胀满,更增加了束腰的压迫感。

  “站起来,手放在脑後!”茉莉赶紧服从着,马特拿起一根麻绳,把它对折起来,绕过茉莉腰部在前面穿过对折的绳子後拉紧,陷入了她的腰部,茉莉感到幸好有束腰的保护,不然那绳索一定会深深的没入她娇嫩的肌肤。

  “两腿分开!”马特把剩下的绳子由下腹部穿过姑娘优美的双腿,用另一只手分开阴唇,让绳索嵌入粉嫩湿润的花心,然後用很大的力量拉动,使两股绳索紧紧的压住粉嫩的阴蒂两侧,将勃起的阴蒂夹紧。

  “Ouch!Oooohh┅┅”茉莉不停地呻吟,马特一边叫她安静,一边在她美丽的臀部进一步收紧绳索,使之贴紧臀颊,同时巨大橡胶棒更深的刺入茉莉的身体。

马特再一次用巨大的力量上提,使茉莉只能用脚尖站立,当刺骨的绳索完全嵌入娇嫩的肌肤後,才在腰间打结。

  “走到中间去!”茉莉迅速服从,但这并非易事,她的阴蒂早已因麻绳的压摩而勃起,行走的动作更刺激着嫩芽,体内巨大的橡胶棒使她不得不微微分开双腿,再加上绳索紧紧缠绕的束腰┅┅“坐下!”虽然这里有其它柔软而舒适的皮椅,但茉莉并不敢奢望,一张笨重的栎木椅子正等着她,表面非常粗糙,但不管怎样,上面铺了一块软垫,很破旧,泛着银色的光泽。

茉莉略带迟疑的看了马特一眼,“我叫你坐下,不要问问题。

”马特说道,茉莉迅速坐下。

  “接下来,”马特眨了一下眼∶“当然是┅┅”马特拿起另一节麻绳∶“手背到椅子後面,手心对手心。

  茉莉耸了耸鼻子,还是照办了。

马特先用对折的麻绳将她的双手掌心相对紧紧捆了6圈,绕过腹部3圈,茉莉感到仅在腕部°°手不能够到的地方打了一个结,她知道下一步他要做什麽。

  肘部,是一节同样粗糙得刺骨的麻绳,缠绕着她的肘部,被拉紧直至双肘相碰,然後绳索紧紧缠过乳房下方,从双肘下分两路穿过腋下,在前面绕上相对一侧的肩膀,回到背後从臂下回到肘部缠绕,同时经乳房上部缠绕,并勾联肘部的绳索以加紧,直至颈後,回到肘部最後一次勾联加紧。

  一个精细的、但非常有效的紧缚,茉莉能感觉到每一根麻绳都非常有效,上臂的麻绳已经陷入肌肤,肩膀承受着这种严格的接触式肘缚产生的巨大张力而刺痛。

接下来,马特用另一根麻绳将茉莉的腰部与椅背绑在一起,在打结前使绳索尽可能的紧,然後绑住茉莉的右脚踝尽可能向後拉固定,左脚也一样。

现在茉莉的双膝被严酷的分开在椅子两侧,极度的扩张使得大腿的肌肉绷直颤抖。

  马特又用一节麻绳将茉莉从胸部紧紧绑在椅背上,最後用一根绳子把双手拉向椅下,绑在横秤上,使得双臂和肩膀保持更严格的拉张。

  “舒服吗,亲爱的?”马特问道。

  “太难受了,主人。

”她答道∶“但我猜想一会儿会更糟。

”她抬头冲他笑着。

  她身体除了稍微扭扭,手臂除了动动麽指,一点都动弹不得。

她躯干和腰部的绳索,使她的屁股紧紧的坐在椅子上。

从马特一开始捆绑她,她就已经发现那银色坐垫的秘密了。

  “主人?”

  “怎麽啦?”

  “什麽东西火辣辣的?弄得我屁股又痛又痒。

  马特一笑∶“那就对了,是不是个好主意?”他走到她後面,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紧张的脊背∶“那垫子是我从工厂弄来的,是一种合成纤维,是某种塑料和金属丝制成的。

”马特拿着多馀的一块纤维解释着∶“纤维上细密的短毛应该能起到很好的作用,会在你皮肤上留下无数小红点,很刺激但不会真的伤到你,我已经在上面涂了毛皮脂,效果应该更好。

我非常想看看你待会的反应。

  茉莉抽了抽鼻子,张了张鼻孔,好像很不以为然,她不想让他那麽轻易就得逞,『这就想胡弄我?可没那麽容易!』她心想。

(活像孙猴子进了炼丹炉的感觉。

)“好,我们开始吧!”

  “开始什麽,主人?”

  马特笑了∶“当然是惩治你。

  茉莉扭挣了两下她的绑缚∶“这不是我的惩罚吗?”她调皮的问道。

  “这仅仅是让你待好。

”说着,他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布片扔了过来∶“这才是你的惩罚。

  茉莉又顽皮的笑了笑,但没说话。

  “我前些天在网上发现了一些好玩的东西,”马特说着,拿出一张打印纸∶“布口塞。

”他把打印纸在她的面前晃动着∶“这家伙找到了处置女人最好的办法。

  “Oh,是吗?”茉莉轻蔑的说道∶“适合你自己,主人!”还带着讽刺的口吻,特别强调了“主人”两个字∶“你以前给我用过那麽多的口塞,什麽球形的、塞形的、仿阳具形的、环形的、充气膨胀式的、口嚼马具式的,我想不出布口塞有什麽新鲜的!”

  马特拿起一堆布片挑了几件,开始折叠,同时还看了两眼打印纸∶“Mmmmm┅┅uhhuh┅┅好,太棒了!”一边嘟囔一边点头。

  “张嘴!”他命令着∶“张大点!”马特拿着一个蓝色餐巾折成的小方块,又对角折成三角形,由於太厚,已经成了圆锥形,径直塞进茉莉的口中牙後方,贴着口腔壁,很深,以至於碰到了喉头。

  “Aaa Kkk!”茉莉大声的咳杖,眼睛已充满了泪水。

她张大了眼睛,慢慢深深的吸了口气,又吸了口气┅┅她的身体好像不喜欢这种入侵,瞬时产生了大量粘液,浸润着娇嫩的喉头前粗糙的棉布。

  马特又拿起一块擦碟布,对折成一个大三角,然後搓成一长卷,捏住中间塞进茉莉口中,两头绕到脑後系紧,茉莉的嘴被撑开,嘴角夸张的向後咧着,她感到有些窒息,活动着下巴以缓解。

那布卷勒得她的嘴角有点痛,一小股口水从下嘴唇流到了下巴。

马特观察了她片刻,然後拿起另一块大的擦碟布,这次再对折成三角後,他把碟布搓成了5英寸粗的卷,再次压入茉莉的口中,紧紧的绑在脑後。

  马特凑近茉莉看了看,正如她所说,她对口塞非常非常的有经验,她的经验让她懂得如何放松和适应塞入的布卷,她的眼神仍然比较平静,这使马特更感挑衅,“这就是你最厉害的手段呀!”她的眼神好像在说。

  马特笑了,坐下来开始看电视,茉莉就安静的待在离他并排大约6英尺的地方,面对着他。

他喜欢看她被捆绑、被堵嘴的样子,当然她自己无需看到。

“一个小时。

”他平静的说道。

茉莉默叹一声,蠕动着他的捆绑,椅子发出“吱吱”

  声,她漂亮的乳房微微颤动,小樱桃也硬得像小卵石了。

马特暗笑,她已经开始自娱了,多好的姑娘!

  马特渡过了非常愉快的一小时,茉莉也获得了享受,用她自己的方式,他能听到她从鼻子沉重的呼吸,她嘴里的布卷外层已经有些潮湿,他走到她背後解开了口塞,布卷几乎被浸湿到了耳朵的位置,从嘴里流出的口水在脸颊和下巴上闪光。

她曾用力咬布卷以减轻下巴的张力,但嘴角还是勒出了印。

  马特从她嘴里拽出布卷,茉莉发出呻吟,试着合上嘴巴,这使得还在嘴里的那块布块向後滑,她咳得发呕,她作了个深呼吸,温顺的坐着,嘴角和脸颊上有明显的布卷留下的红印。

茉莉搅着舌头吃力的想把那布块弄出来,却反而滑向了喉咙,样子有些滑稽,马特笑着说∶“要帮忙弄出来吗?”茉莉张开嘴,马特用手去捏她嘴里的布块。

  “Hhrrraakkk!”马特小心的取出布块,茉莉哼了哼,马特端详着那块浸透的布卷,上面当然粘满了茉莉的唾液,头上由於抵近喉咙,还有一些粘液。

“有趣!”马特自言自语,把那湿乎乎的一团扔到了桌上,发出“吧叽”一声。

  “谢谢你对我的惩罚,主人。

”茉莉笑了笑。

  “别客气,宝贝儿。

”马特发出吃吃的坏笑∶“但是这并不是对你的惩罚,那只是一个小小的热身。

  茉莉瞪大了眼睛皱起眉∶“热身?”

  马特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後,又放到茉莉嘴边,“喝一点!”他命令道∶“我们都不想渴死。

对不对?”

  茉莉喝了一小口,漱了漱嘴,咽了下去,带着污浊的分泌物。

不管怎样,感觉好多了∶“谢谢主人!”

  马特正整理这桌上的乱布,“休息结束了”他说道∶“张开嘴!”

  茉莉张开嘴,马特把另一些布卷塞入她嘴里,布卷成圆锥形,比较松,但比先前的又大又长,“Uoho┅┅”她感到触到了喉咙,比以前更加深,“ERRRRKKKK┅┅”她呛得直咳∶“Gaaaa kkkk!”

  茉莉极少违反规矩,但这次她开始拒绝,又摇头又往外吐,闭上了嘴,布卷掉在地毯上。

马特并没有恼怒,他知道,她也知道,这是一种较量,而且他总是会获胜的。

  “茉莉┅┅张嘴!”她看着他,用她那蓝色美丽湿润的大眼睛。

他不能确定她呛得流泪还是在哭,他没太介意。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茉莉使劲挤了一下眼,然後垂下目光,轻轻地呻吟了一声,张开了嘴。

马特捡起布卷,已经微潮,或许还有些粘液,地毯毛,猫毛┅┅马特不管这些,把它更深的塞入她的喉咙,上边露在牙外面。

茉莉张大了眼睛,身体僵直,发出呻吟,她闭上了眼睛,但嘴还是张着,忍受着、适应着。

  马特拿起一个更大的擦碟布,卷成一个长长的卷,在中间打了一个比较大的结,比茉莉前几天曾经戴过的3英寸的住口球还大。

“Mmm,棒极了!”他把两只手指伸进茉莉嘴里,把锥形布卷中间弄出个洞,另一只手把大布塞塞进她嘴里,由於太大了,塞得很费劲,先让布塞抵住下牙,一边压一边往里滚。

  茉莉的脸痛苦的扭曲,当巨大的布塞终於完全没入茉莉的嘴里,在牙齿後面膨胀,她的下巴扩张得简直不可能,她的嘴唇绷成园园的一圈包裹着布塞,嘴里鼓鼓的。

随着布塞的进入,她的舌头与口腔壁、腮与腮之间,被填充到了最大程度,布卷甚至堵过了喉头,仅在喉头後面还留有一点小空隙。

  鼻涕眼泪早已一大堆,反流到了喉咙,粘在布上。

糟透了!几乎窒息了,茉莉想清嗓子的动作,但立刻一起哽咽呕咳,甚至不自觉的吞咽动作,不小心都会引起呕咳。

马特在她脑後使劲系紧布卷,使得布塞更深的陷入茉莉口中。

  茉莉坐在那里,泪汪汪的看着马特正在准备另一块碟布,由於咽喉的极度刺激,茉莉的脸上、赤裸的身体上已布满汗水,汗珠汇成股从乳沟流下,泪水和口水挂在腮边。

更糟的是她的鼻子开始发堵,她试图擤鼻涕又不得不呼吸。

马特笑了,拿起一块餐巾,像一位关切的母亲似的∶“擤!”她偷偷瞪了他一眼,但不得不从命,布塞是密不透气的,所以鼻子的清洁至关重要。

  马特把一块餐布叠成一块三角巾,放在她头顶,垂下的两角顺腮垂到下巴以下,马特抓住两角在她下巴下面使劲系紧,像个头巾,使下巴上抬,压缩着嘴里已不能移动的布塞,继续拉,直至不能再压,口腔被撑得更厉害。

茉莉惊恐的看到马特又拿起一块碟布,叠成6英寸宽的带子,放在她绷紧的嘴唇上,正好遮住鼻子以下的脸,在脑後系紧,茉莉极度向下的下巴更向下了。

  对茉莉嘴的征服全部完成了,茉莉的嘴被巨大的张力完全的严格的控制了,完完全全,一点点也动不了,又湿又滑的布塞随时可能噎死她。

这个可怕的口塞占据了她整个的思维,以至於几乎忘记了手肘靠到一起已开始麻木的严厉捆绑。

  甚至连口塞带子锲入脑後,刺骨的绳子嵌入粉嫩湿润的花心和臀颊和粗糙发痒的坐垫都不在乎了。

  马特看着他的奴隶,头发、耳朵、脸颊都捆着,可怜的泪眼无助地没有焦点的望着,样子很疲惫,展示着她的窘境。

她抬起眼睛,像是在向他乞求∶“对不起,太难受了┅┅Oh,求求你,放开我吧!”

  “想让我放开你吗?”他温柔的问道。

她眼睛惊奇的张大,迅速高兴的点点头,从厚重的口塞後面轻轻的哼了一下,紧接着便呕咳不止,这是口塞惩罚型的警告她不要出声。

  马特弯下腰开始接开她下巴上的结,茉莉看到了希望,“你可能觉得已经惩罚够了┅┅”他说道∶“而实际上还远远不够。

”他再次把头巾更紧的系紧。

一行泪水流了下来,流到嘴角,被布塞吸收了。

  马特拿起一块毛巾,把茉莉的眼睛住,在後面打上结∶“我想你需要自己待一会。

”茉莉陷入了恐怖的黑暗,“对了,一会电视上有阿加西的比赛,我估计得打5盘。

”茉莉摇着头,简直不敢相信∶“他的意思不是让我这样等他看完整个比赛吧?!”她几乎要发疯了∶“那可能得几个小时!”

  茉莉虽然喜欢长时间的严格的Bondage,但不是这样,她愿意做任何事,除了这个。

她疯狂的扭动着赤裸的身体想挣脱捆绑,并试图弄出那巨大的口塞,发出尖叫。

  马上就有了效果,布塞完全吸收了她的嚎叫,并由於她胸隔膜的运动更深的滑入她的喉咙,她不住的呕咳,徒劳地抵抗着强大的布塞,呼吸局促,一股鼻涕从鼻孔喷出,用鼻子吸了两口气,再次呕咳,又一股鼻涕。

呼吸稍稍得到控制,她使劲地用舌头推布塞,布塞稍稍挪动,呕咳减轻了,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平静下来。

  着眼睛面向马特,马特没说话、也没管她,茉莉绝望的认识到,他正看电视,她不得不尽最大努力对付他的惩罚,持续的时间完全看马特愿意,全靠她自己了,只有她自己和布塞、呕咳、捆绑┅┅她静静的被绑在那,只盼望着比赛一边倒,好快点结束。

但很不幸,势均力敌,2∶1,2∶2,决胜局,可怜的姑娘只能一动不敢动的坐着。

她的下巴已经忍受了几个小时的疼痛,麻绳早已嵌入她的肘部,以至於她根本感觉不到她的手了,她用最後一点劲坚持着,简直糟透了。

  比赛直到抢七局,但总算结束了,电视关了,茉莉能听到马特站起来,“记住,宝贝,”他柔和的说道∶“如果你冒犯了我,我总能找到更可怕的办法惩治你。

”茉莉哼了一声,无力的点了点头。

  令她惊喜的是他开始解绳子,甚至口塞,先是躯干的捆绑,接着是胳膊肘,马特把绳子从她肉里拨出来,留下半圆的深沟,她努力忍着不出声,以免再次呕咳。

当解完了手後,他说道∶“剩下的你自己能解了,然後去洗个澡,睡觉。

  她听到他的脚步声离开了房间。

  茉莉的双肩哀鸣着,麻木传遍了全身,慢慢的恢复着知觉,血液慢慢地流回来,像有无数的钢针在扎。

过了好几分钟,手才管用,她赶紧解下眼罩,潮乎乎的口布,解开下巴上的结,把头巾扔在地上,下巴上留下一个大红印。

接着在脑後摸索着解开结,试着拽出布塞,但布塞好像不愿离开她的嘴,但终於还是出来了,全出来了,Oh!能闭上嘴的感觉多好啊!她看了看那可怕的湿透的布块,把它扔到桌子上,“吧叽”一声。

  甚至用自由的双手,茉莉还是花了10分钟才解开所有束缚,腰上的绳子太讨厌、太紧,结在後面,胳膊都酸了,终於解开。

再解脚,也很困难,太紧了,终於解开了,她小心的站起来,她的双脚有点不听使唤,被绳子深深劈开的花心也给了她不少麻烦,剧痛,好不容易的把腰後的结解开,她把粗糙潮湿的麻绳从粉嫩的花心中拽出,那感觉真实难以形容,还剩橡胶棒还在,束腰也还劲裹在身上,茉莉疲惫的向卫生间走去。

  坐在马桶上,放松扩约肌,小腹用力,“活像便秘。

”茉莉表情扭曲的自嘲着道。

终於“嗖”的一声,橡胶棒被挤进了马桶,茉莉把橡胶棒捡出来,拿到脸前,五官皱得像包子┅┅接着去除束腰,由於太紧,猛一松腰很不舒服,终於束腰也落到了地上,Ho,洗澡是多麽舒服啊!

  茉莉在镜子里看到一个扭曲疲惫的褐发姑娘,经过长时间的Bondage,她眼里充血,面容憔悴,由於长时间的塞口,嘴唇发肿,全身上下,腮上、胸部、胳膊、腰、肩膀、脚踝、腰上和屁股上还有束腰的痕迹,“丑姑娘。

”她自言自语着,转身去淋浴。

  舒舒服服洗了个大澡,看看表已经夜里12点了,她蹑手蹑脚走进卧室,马特背向她,呼吸均匀┅┅睡着了。

茉莉掀开毯子,在黑暗中摸出大小两副手铐,轻轻铐起双脚,再铐上右手,滑进床里,把毯子拉到面颊,然後把双手放在背後铐上左手。

她也不知道为什麽,总是感觉这麽铐着睡,睡得更香。

  马特动了动,醒了,翻了身面对她,“累吗,亲爱的?”他问道。

  “Mmmmm┅┅”她犯着嗲。

他把她拉过来,背贴着他,他的手捂住她的乳房,她的小樱桃在他手里硬了起来,她甜蜜的笑了,舒服地在他怀里轻轻扭动。

  “很糟吗?”他温柔的问道。

  “Oh,主人,糟透了┅┅你没别的玩法吗?”

  “好姑娘┅┅”还没等说完他就睡着了。

  茉莉静静地躺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她的下巴还在酸痛,一跳一跳的痛,但另一方面,她感觉非常好。

她顽皮地用她铐在背後的手去轻轻玩弄他的小弟弟,看有什麽反应,没动静,他已经飘到另一个世界去了。

茉莉轻叹了一声,手铐在背後,也没办法自慰,『好吧,』她想∶『也许明天早上┅┅』好在她也顾不上失望了,太累了。

  她很快进入了梦乡,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她的脑海┅┅胀痛的两颊、大大的布塞、又湿又滑又长,几乎不能控制。

奶又大了,,让我揉揉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99%网友看过以下文章都高潮了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发表观点
  • 昵称不能为空
  • 邮箱不能为空
  • 还是写点什么卅...

最新文章

怎么查看手机百度浏览过的网站

被色鬼玩弄(三)-梦里被强奸 我累到睡着了。 我梦到我在一间酒吧,我穿着蓝色的连身礼服坐在吧台喝着酒,这时候一个男人走过来跟我搭讪,我转头看了一下,竟然是足球明星c罗来跟我搭讪。 我心里高兴死了,但是还是装作淑女般正经的点点头接受他请的酒。 接着他就…

m讨好s的话语

月娃传 月娃出生在屏东海边的渔村,本名唤做李明月。父亲自小跟随祖父捕鱼,典型的讨海世家。自出世不久生母琴嫂即因病去世,在月娃三岁时父亲再娶现在的阿姨罔腰。罔腰阿姨对待月娃虽然不像一般后母般极尽虐待之能事,但却也不似生母般得疼爱月娃。月娃就在这平平凡凡…

异地恋需要每天晚上视频吗

新来实习的绝色美老师 新来实习的绝色美老师 大二的时候我们学校因为新生招的过多,老师不够,如是招进了一大批刚毕 业的新老师。听说新老师中有不少很漂亮的!带我们计算机课的老师就是新老师, 我们满怀期待是个新来的漂亮老师,所以都早早的去教室,等候新老师的…

一个m都应该做什么

我的高中生活[我的高中生活 妍宣] 《我的高中生活》已完结(全本未删精校版) 作者:後龍澤秀明内容介绍:他们真的太大胆了,都不知道后面有人在看着,而且就算这时老师抬头,或者前排同学转头,一定会看到那双在女友胸部上揉动的手。光是这样他还不满足,竟然又再…

防止男朋友睡腻你的好方法

我的精子射进女儿的小嫩穴 大女儿小娟已经20了,在外面上班,没有住在家里。   小女儿小研只有14岁,正在上初二,是班上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我老婆是中学教师,对于工作十分的负责,所以在暑假的时候都会主动的去负责学校夏令营的事情,整个暑假都不在家里,就只…

主人一般布置什么任务

我女友的表姊太骚了!我终于忍不住设计他 说一下小弟好了,我25岁,我女友叫小莹24岁,我们在一起5年了,他身高158公分,体重43公斤! 算是娇小的正妹,有着32c的咪咪,而且有很漂亮的奶头,我最喜欢玩她的奶头了,因为真的很漂亮! 我还没真实见过比她…

最有m倾向的星座

强暴类 这个故事发生在中国江南一所大学,这是个文科的大学所以女生很多也很漂亮,男生都希望考上这所大学,我今天说的是艺术系大一的五位新生,在女生宿舍302号房间住着刚来的五位新生她们是云南的马洁,浙江的王雪,四川的李倩,广东的刘枚,湖南的白娜。她们是艺…

微信和老婆视频聊天别人能看到吗

少妇初写肉文之自慰 少妇初写肉文之自慰? ? ?连续撩拨了老公三天,没达到预期的高朝。? ? 反而被男人担心说各种病。而且,第三天晚上的时候,男人进去一分钟就射了。? ? 这种打击,让晓晓息了再要被男人肏插的冲动。? ? 只是,这一天早上,老公去晨练…

字母圈找狗容易的软件

小姨子是陪嫁[陪嫁姨是做什么的] 我的小姨子刚结婚丈夫就去世了,因此长期住在我家,由于工作关系,经常白天在家。一次我出差回来没有上班就在家上网,我以为家里没人就在浏览成人网站。「好哇!你在看黄色网站!」突然我的小姨子闯了进来,原来她在午睡,起来上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