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老局长大力吸我乳 [生化荣耀](03-04)作者:暗夜的冰空

归档   时间:2020年6月6日 17:28     阅读量:53303  

老局长大力吸我乳
老局长大力吸我乳
[生化荣耀](03-04)作者:暗夜的冰空

字数:688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Ch3 臣服
 
  连续的两轮刺激之后,看到奥妮已经脱力的林飒并没有直接上龙,而是收回 触手把她抱入了怀里躺倒在了床上。
奥妮没有说话,没有反抗的在他怀里静静的 恢复体力。
 
  「高潮到虚脱你还是第一次体会吧?」
 
  「…嗯。

 
  「很爽吧?」
 
  「………嗯。
」轻不可闻的一声
 
  「其实每个人都有支配和被支配的一面来着,区别只在于你能从哪一面中享 受到更多的快感。
」林飒在奥妮耳边低语间同时发动了一个系统外魔法意志削弱 。
原本用于群体的效果集中到一个人身上之后事半功倍,再加上从捆住她开始释 放的具有影响意志功能的香料双管齐下让奥妮在不经意间初步接受了这个观点。
 
  「骗人…的吧…」
 
  「你觉得刚才你是支配者还是被支配者呢?」
 
  「被……被支配者。

 
  「那不就是了。
」继续这种带有诱惑力的轻柔语气,林飒一点点的把奥妮的 想法带往自己希望的方向。
奴隶自己玩的太多了,同时具有女王和女奴双重性格 的还真没有玩过。
即使是夜愿的头牌黑玫瑰在林飒眼里也欠缺了一点女王的野性 ,所以他决定在条件完美的奥妮身上实践自己的某个计划。
 
  「可是…我…」
 
  「你属于很少见的可以从支配与被支配中同时获得快感的人,为什么要浪 费自己天赋的一半呢。
」恶魔的低语还在继续,林飒一边开着嘴炮一边对她呼出 了催眠气体。
其实刚才的快感只是来自于对性感带的刺激而不是因为被支配的心 理刺激,不过他并没说出这点。
 
  「………」奥妮没有回话。
本身就处在虚弱状态的她吸入了催眠气体之后快 速进入了睡眠状态。
轻轻的摇了摇她确定她已经睡着之后,林飒用手贴上了她的 脑门干了点坏事。
 
  「我刚才睡着了?」奥妮再一次醒来之后已经是数个小时之后了。
看着窗外 的夜色她很惊讶居然睡了那么久。
难道自己真的可以因为被支配的快感爽成这样 ?
 
  「是啊,你睡的可香了,女仆们都已经把晚饭送进来了。
」一下午都抱着她 的林飒看到她醒来之后就把她扶了起来,靠在了床头。
 
  「你还没吃?」
 
  「没呢,等你一起吃。
」林飒用右手揽着她什么都没做,只是从左面伸出几 根触手从远处把托盘连着晚饭一起端了过来,然后用触手作为架子架在了床上。
 
  「怎么只有一套餐具?」奥妮看了下晚餐,不解的问道。
 
  「你刚才都虚脱了哪有那么容易恢复的过来,晚饭我喂你吃。

 
  「喂…我不要!」喂字显然戳到了奥妮的痛处,不过林飒只是右手在她肩头 稍稍用力就把她按住了。
在奥妮醒后林飒再一次散布催眠气体,只不过这一次他 并没有按照往常的比例投放强化剂。
作为结果,奥妮虽然没有被催眠但是却陷入 了一种无力的状态。
 
  「你看,你还脱力着呢,我不记得这么简单就能按住你啊。

 
  「哪有,我只是…」
 
  「别逞强了亲爱的,偶尔也来享受一下被动的快感吧。
」林飒用温柔的语气 说道,「反正以后我们结婚之后喂食不就算是日常了么。

 
  「结…!去死啊!谁要跟你结婚啊!」奥妮炸毛了,不过处在无力化状态的 她即使炸毛了也没给林飒带来太多麻烦。
 
  「就算不结婚至少今天这顿让我喂吧。
你自己也很清楚你的状态很差,被我 看到总好过被你的女仆看到,你说呢?」林飒点出了一个关键点。
 
  「呃…」奥妮瞬间无语。
确实,之前还能解释为自己跟他玩累了想睡觉,反 正这也很常见;但是如果这个虚弱的状态被看到的话就解释不清楚了,高傲的黑 龙公主从心底拒绝着让这些在她眼里连族人都算不上的龙人看到自己如此脆弱的 一面。
 
  看着奥妮的表情变化,林飒就知道自己推测是正确的。
多少人败在了自尊之 下啊…暗中感慨的林飒一边排出催情气体一边用自己最温柔的动作给奥妮喂食, 而心中纠结的奥妮则被动的接受着他递来的食物。
 
  各怀心事的两人无言的吃完了一顿饭,表面上看上去就像一对已经经历了无 数风雨的老夫老妻一样。
吃饭时,林飒「不小心」的把几滴热汤滴在了奥妮的胸 上,小小吓了她一下的同时在催情气体的作用下还让她流出了几滴爱液。
自己居 然会对疼痛产生快感?难道真的被他说中了?这几滴爱液让奥妮有点震惊,莫非 自己…
 
  吃完饭,林飒的双手主动揉上了奥妮的乳房,而奥妮则是默认了他的行为并 没有出声。
突然,剧烈的痛楚连带着强烈的快感袭击了奥妮,林飒对准她的乳头 放了一次电。
 
  「啊!」奥妮下身再次化身喷泉,同时她的尖叫差点让林飒陷入暂时性耳聋 。
 
  「爽不爽?」一边说着,林飒又对着她的乳头发动了两次电击,每一次都如 第一次一样伴随着下半身的泉涌和嘴中的尖叫。
 
  「…………」连续的高潮又一次耗尽了奥妮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一点力气, 她就这么静静的躺倒在林飒的怀里。
 
  「叫我主人。
」就在奥妮神智不清的时候林飒的低语又一次在她耳边响起, 这一次他在开口前发动了另一个系统外魔法在她意识里写入了服从下一个命令的 暗示。
虽然原计划并没有这么快,但是奥妮在这个状态下比他想象的还要脆弱, 于是他稍微激进了一点。
 
  「主……主、主人……」从下午到晚上的连续强烈高潮、魔法和嘴炮彻底征 服了奥妮,虽然略带迟疑但是她还是害羞着说出了这两个字。
 
  「嗯,很好听。
妮子,再多叫几声我听听。

 
  「主人~」这一次,虽然是不自觉的,奥妮在说话中带上了媚音,听的林飒 一阵热血沸腾。
不过考虑到自己的目的,他解散了自己的肉棒强行压抑住了冲动 。
 
  「做的很好,妮子。
」林飒吻上了奥妮的唇。
这一次,他的动作跟他晚上 的所有动作一样的温柔,同时也跟晚上的其他动作一样,有点附加的小动作:一 口低强度的催眠气体。
 
  「唔~」吸入了这股气体的奥妮很快再一次陷入了沉睡,而林飒则是抱着她 带着兴奋的心情一起躺了下去。
 
  第二天,从睡梦中醒来的奥妮想到了昨晚的事。
她红着脸回忆着做完以前从 未体会过的高潮、温柔和臣服的片段在脑中反复闪过,自己到底喜不喜欢这种感 觉呢…看起来应该是喜欢的吧,毕竟自己之后就这样心甘情愿的叫出了主人这两 个字,可是他只是个人类啊,难道我要…
 
  同样躺在床上的林飒早就醒了(算上一个晚上没有休息的两个副脑的话其实 他根本没睡)只不过他并没有叫醒怀中的佳人而是静静的看着她。
当他看到奥妮 有醒过来的迹象之后立刻停止了副脑已经持续进行了一个晚上的低强度魔法以防 止奥妮察觉出什么。
 
  就在奥妮默默纠结的同时,林飒也在思考着自己为什么会对她下这么大的功 夫。
真要说的话昨天下午跟奥妮谈过之后完全可以直接提枪上龙的,但是自己却 鬼使神差的用了整个半天的时间对她进行有很高风险的洗脑,为什么?左思右想 之后林飒得出了一个自己不愿意承认的结论:因为他爱上她了。
仅仅半天我就爱 上了一个只见了一面的人?难道一见钟情这种事真的会出现在我身上?这样的想 着的林飒忘记了一个事实,在地球上他爱上李天佳和陆易铃的时候其实也差不多 是一见钟情。
 
  想了半天没理出头绪的林飒干脆睁开了眼睛,然后就对上了奥妮的双眼。
两 人一如昨天那样对视着,最后林飒主动打破了这个状态。
 
  「早上好啊,奥妮。

 
  「早上好……主人。
」奥妮红着脸答道。
 
  林飒听到她的回答有点意外,因为根据自己的推测应该还要些嘴炮和行动才 能睡服她。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臣服的这么快,不过既然奥妮都如此表态了林飒 自然要有所行动。
 
  「很哦。
」他笑了笑之后用嘴轻轻的在奥妮的唇上点了一下,然后从肩上 伸出两根触手在她脖子上构筑了一个项圈。
 
  「这是项圈?」奥妮摸了摸脖子上的环状物体。
 
  「对,外层是变色龙鳞,可以变成任何你需要的颜色,如果你要变回龙形的 话这个项圈会同步放大。
」另外其实这个项圈还有些功能,不过林飒没说。
 
  「主人,我送早饭进来了。
」林飒又跟奥妮聊了一会儿之后,一个她没听过 的声音敲响了房门。
 
  「进来吧。
」奥妮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瞬间把音线和表情从妩媚害羞换成了冷 酷无情,变化速度之快差点让林飒以为换了个人。
 
  「一会儿我们一起玩玩她如何?」林飒看着这个女仆端着托盘走进来的时候 说到。
 
  「不要,她连龙兽都不是,还想得到巨龙的垂青?」奥妮一脸厌恶的否决了 这个提议。
对于她来说,即使是发泄也不是人人都有资格被她选中的,去选择一 个巨龙族中地位最低的龙人更是天方夜谭。
 
  「可是昨天被你叫来来打扫的好像就是她吧?」
 
  「她也只配在打扫的时候偷吃一点我的精液了。

 
  林飒耸了耸肩没说什么,虽然通过记忆知道奥妮有这种想法但是他没想到如 此根深蒂固,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对他的计划倒也有些好处。
 
  女仆把早餐拿进来之后很自觉的带上门离开了房间,而林飒则像昨晚那样用 伸长触手把早餐端上了床并把奥妮扶了起来喂她吃。
 
  「呐,主人…」吃完饭后过了一会儿,奥妮突然开口。
 
  「怎么?」
 
  「你昨天说…要和我结婚,是真的么?」
 
  「当然,我从来不说假话的。

 
  「我能问为什么么?」奥妮突然换上了一张认真脸问道。
 
  「原因很重要么?」
 
  「嗯。

 
  看奥妮的表情林飒知道这个问题的回答决定着自己计划的成功与否,可是早 上才刚开始叫主人现在又突然问出这种问题?饶是林飒掌握了她全部的记忆,因 为两人思考模式的差异他依然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这种转变。
 
  「…我想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我爱上你了吧。
」最终林飒还是决定把自己的 想法完整的说出来。
 
  「可是你只认识了我半天。

 
  「我有你完整的记忆,相当于从你出生的时候开始我就认识,再加上我喜欢 的就是你这样的御姐型扶她,你长的又符合我的审美,我会爱上你也是理所当然 的。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为了其他人而抛弃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奥妮语气中 隐含的悲伤让林飒都抖了一下,不过听到这个问题之后结合她的记忆他终于大致 明白了奥妮问出之前那个问题的理由。
 
  「口说无凭,我没办法让你相信我。
但是我向你保证即使我喜欢上了别人她 的辈分也永远比你低,我一定把她们调教成我们两共同的奴隶。
」林飒说着紧紧 的抱住了奥妮。
 
  「说定了哦,主人。
」奥妮也紧紧抱住了林飒,双手用力在他背上留下了十 道血痕。
 
  「嗯,说定了,妮子。
」林飒在她耳边轻轻喊出了她曾经的昵称。
 
  「主人…」听到这两个字的瞬间奥妮再也忍不住就这样在林飒的怀里哭了起 来,而他此时唯一的动作则是伸出舌头舔掉了她的眼泪。
 
                                              Ch4 调教室
 
  对于林飒来说,今天早上奥妮突如其来的发问和他自己紧随其后的表白是远 远超出预期的情况,不过单就结果而言…倒也不错。
对于恋爱中的这两个人型非 人类来说,做爱或许是最好的调情,因为他们已经不知疲倦的连续做了一个上午 了。
 
  「啊~啊~啊………嗯~呀!!!!」奥妮又经历了一次高潮。
 
  「很爽吧?」
 
  「是呢~主人。

 
  林飒在奥妮的翘臀上拍了一下,这让她的身体又抖了一下。
按照林飒的计算 昨晚释放到奥妮身上的系统外魔法的效果应该已经消退了一大半,不过在此期间 的持续刺激已经在她身上初步培养出了条件反射的效果,也就是说一个人造的M 基本上已经完工了。
 
  「说起来,主人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去地下室玩?」高潮过去之后奥妮问道。
 
  「你是说调教室和被你关在里面的萨娜莉?好啊。
」其实林飒之前就想提这 个建议的来着,但是之前奥妮在每次高潮后都是休息了一下就要继续做爱搞的他 都没时间说这个。
 
  「给她喂食过么?」
 
  「喂过了,主人。

 
  「好,你可以关门出去了。
」一进调教室奥妮,就出言叫退了所有的女仆关 上了厚重的实木门。
 
  跟在奥妮身后的林飒则打量着这个比她卧室还大的地下室,接着他轻车熟路 的从房间一角拎出了一个笼子,里面卡着一个全身被黑色乳胶包裹着的扶她。
 
  之所以说卡着,是因为笼子明显比她的身体小一号,以至于她的头不得不从 专门的开口里伸出来。
至于她的肉棒?被一个量着尺寸做的拘束套锁死在了最小 的尺寸,无论再怎么刺激她这个肉棒也不会涨到3厘米以上。
 
  「我对她做点改动你没意见吧?」林飒一边把萨娜莉从笼子里放出来一边问 道。
 
  「只要是让她更加痛苦我就没有意见,不过主人你还能做什么改动么?我觉 得已经做到最多了。
」奥妮听到这个问题靠了上来,想看看林飒还有什么折磨她 的奇思妙想。
 
  「我的办法你是没法复制的,不过我确实有办法让她更痛苦。

 
  林飒说着把包裹在胶衣里的人型完全放了出来,用触手把她捆到了墙上并喷 了一点酸液溶解了下体和乳头上的乳胶。
接着,他伸出两条触手分别刺穿了她的 两个乳头,又伸出另外一条顺着她肉棒的马眼插进尿道,然后把这三条触手的末 端汇聚到了一起从身上脱离插入了她的阴道。
在奥妮不解的目光的注视下,林飒 又喷出了一点酸液溶解了萨娜莉头部的乳胶并又用了一条从身上脱离的触手拟态 成了一个口球堵死了她的嘴,最后射出一根针刺穿了乳胶从前面浅浅的扎入了萨 娜莉的脖子。
 
  「主人,你做了什么呀?」奥妮不明所以的看着林飒的一系列动作。
 
  「让她更痛苦的东西啊。
」林飒做完后笑着拉过奥妮摸上了她的肉棒和阴唇 。
 
  「啊~别…主人你还没说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奥妮被突如其来的快感刺 激了一下,不过还是问出了自己想问的。
 
  「我们先打一炮,你自己看咯。
」林飒忽略了旁边萨娜莉发出的呜呜声,再 一次把自己的肉棒捅进了奥妮的阴道并伸出双手摸上了她的肉棒。
 
  「嗯~嗯~啊,啊,啊。
」双重刺激很快让奥妮忘记了自己想说什么,而是 沉浸到了性爱中。
 
  林飒插入之后仗着自己体能好并没有使用什么三浅一深九浅一深的,而是直 接用出了简单粗暴的全出全入。
对着奥妮的小穴尺寸调整过的肉棒让她再一次感 受到了被顶到子宫口的刺激,全出全入的动作更是最大化了她的快感。
 
  跟上午的每一次做爱一样,在插入奥妮小穴的同时林飒的双手也没闲着,他 把两只手融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阴道紧紧包住了奥妮的肉棒。
不过这一次,林飒 除了在阴道内壁上拟态出了无数的小肉瘤之外,还用第一副脑控制把这些肉瘤分 成了五组按照随机的顺序顶出在局部创造更强烈的紧缩感刺激着她本来就很敏感 的肉棒
 
  此外,林飒还趁着奥妮不注意分了一根触手刺入了她的肛门,在喷出了大量 灌肠液之后顺势就断在了里面作为肛门塞堵住了液体的唯一出口。
尽管奥妮有那 么一瞬间想要表示抗议,不过林飒只是简单的加快了双手和肉棒的动作就让她把 一切的抗议都忘到了脑后。
 
  「唔~呜!」突然,从旁边传来的电击声、萨娜莉被口塞压抑的尖叫声和她 挣扎的声音打断了奥妮的享受。
她抬头一看,发现萨娜莉双眼用力向上翻到了极 致,露出了一副极其痛苦的表情。
 
  「嗯~嗯~主…嗯…人,啊,啊,啊,她…她怎………怎么……呀啊啊啊啊 啊啊!!!!」看到萨娜莉的动作奥妮试图开口询问,不过就在这时候林飒加快 了冲刺以至于她的话还没问完就被高潮打断了。
 
  「主人,萨娜莉她怎么了?」巨龙的身体素质到底碾压人类无数条街,在今 天第十四次射出了合计1500CC的液体之后奥妮只休息了两分钟就像没事人 一样问道。
 
  「她只是被电击伤到了顺便被压抑了性欲而已。
」林飒一边吸收着从奥妮排 出来的液体一边答道。
 
  「电击?」
 
  「嗯,她阴道里的那根触手的外表下是大量的生物电池,而连出来的那三根 触手的导电能力被我调到了最高。
如果她因为任何原因有了情欲阴道收缩的话就 会导致电池放电电击她的肉棒和乳头,她可不像你这样可以在电击中高潮。
」 
  「这都可以啊…那么那根针呢?」奥妮知道林飒的身体简直就是百变怪,不 过就算是她也没想到过这种用法。
 
  「那根针上刻印了一个我自己开发的魔法,效果是当有一定量的痛觉产生时 压抑任何快感。
这是我为了防止她能从疼痛中获得快感的保险。

 
  「诶~主人你还真是方方面面都…啊!」肚子里传来的疼痛感打断了奥妮的 话,林飒见状知道灌肠液起效了。
 
  「我能不能…去上个厕所…主人?」奥妮只是迟疑了一下,汹涌而来的痛感 就彻底吞噬了她,现在即使扶着林飒的身体,她也只能勉强站住。
 
  「不行哟,要拉就要在这里拉。
」林飒坏笑着用脑波控制着被他用做肛门塞 的那一小截触手伸长并在尾端拟态出了一个喷口的造型,使得整个触手变成了一 根插入奥妮后庭朝向萨娜莉的喷管。
 
  「这…这这这太………太羞,羞耻了啊主人。
」不知道自己后庭触手变化的 奥妮瞬间红了脸,在自己的奴隶面前做出这种肮脏的事情远远超出了她愿意承受 的下限。
 
  「就是因为羞耻才好玩啊。
」林飒的坏笑还在继续。
他故意没说肛门塞变化 成喷管的事,而是打开了闭锁开关。
 
  「别别别别别!!!」奥妮立刻就感受到肛门里的灌肠液正在被压力慢慢挤 出去,尽管她的意识已经全力阻止但是她的身体却背叛了她。
 
  「噗!」一声轻响,第一滴混合著她之前尚未排出的排泄物的灌肠液流出了 喷嘴,紧接着更多的灌肠液就冲出了喷嘴,顺着林飒定好的轨迹喷到了萨娜莉没 有任何遮挡的脸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奥妮和萨娜莉因为不同的原因异口同声 的开始了尖叫,而站在一边的林飒则干脆暂时封闭了自己的耳道以防过高的分贝 对自己的耳朵有着负面影响。
 
  终于喷发完毕的奥妮最终昏倒在了林飒的怀里,而被污物射满了全身的萨娜 莉也晕了过去。
最后还是要自己来收拾啊,这样想着的林飒拟态出了一只小虫子 射到了萨娜莉身上慢慢的吸收喷在她身上到处都是的排泄物,而他自己则抱着奥 妮做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主人,这股味道是?」数分钟之后,醒过来的奥妮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与 自己的想象不同的特殊香味,不解的看着林飒问道。
 
  「我给你灌的灌肠液啊。
」林飒示意她转头看背后,照做的奥妮则是看到了 萨娜莉身上的一片狼藉。
 
  「这是怎么…?」看了一眼之后奥妮更奇怪了。
 
  「很刺激吧?我调整了一下你肛门里的那条触手让它把你喷出来的东西加压 之后再喷到她身上,既满足了你要上厕所的欲望又好好的羞辱了她一下,多好啊 你说是不?」
 
  「讨厌啦。
」奥妮红着脸在林飒身上锤了两下。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老局长大力吸我乳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99%网友看过以下文章都高潮了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80%看了以下肉文推荐

我被2个外国人包了一晚 啊啊啊

床上写的详细小说山茶花开,交换小说老外群交 床上写的详细小说山茶花开,交换小说老外群交 床上写的详细小说山茶花开,交换小说老外群交 情感文章 2020-06-16 “我姐姐差点揍我,因为我们偷偷拿到了结婚证,”我笑着说。 “大姨妈是什么样的人?”刘泽明问道。 刘希玉经常给她讲过去的事情,她知道刘希红是刘希玉的母亲。她想知道刘锡鸿是什么样的人,这样她将来就能很容易地相处。 联系人又告诉了她关于刘锡鸿的事。然后她问刘泽明,“那个女人是谁?” 这种接触真的很棒。 “你只要把她当成家里的阿姨就行了,”刘泽说。然后她发现联系人仍然很好奇,于是说:“告诉你一些关于我家人的事情。” “好” "大哥不是我的亲兄弟,但我父母收养了他。"刘泽明首先对联系人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我…

在公车上被吸奶水 乡村野史

年輕的街道辦主任 今天早上從醫院出來匆匆趕回家,究竟一個通宵沒睡眼睛難受的要死。 想想國慶這七天家裡人全部都要在醫院陪老祖宗了,我開車到了家樓下就傻了,我住的小區由於是在運河邊上,今天是國慶同時也是運河文化節,我樓下花園裡全是在預備開幕式表演的人,吵都吵死。 我泊好了車,站在那裡看了一會兒剛想上樓,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頭一看居然是她!我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同學--章潔!? ?「你怎麼在這裡?」我很希奇。 ? ?「哈哈,我是這次活動的組織人!」章潔笑嘻嘻的跟我說。 ? ?「哦!我還真忘了,你是街道的主任!」我忽然想起年初聚會的時候她告訴我她現在是我所在社區的街道主任。 ? ?大家互相聊了幾句,她下面的工作人員有事來找她了,臨走我告訴她我住幾幢幾單元幾室,讓她有空上…

开了两个小女孩的包 最美儿媳

張麗,湖南嶽陽美女一名,身高170公分,由於喜愛游泳,曬得一身古銅色 並擁有一雙修長而結實的美腿。 高中畢業後跑到長沙打工,幾年後便成了一家酒 店的銷售主任,因工作而認識了由香港到長沙經商的李基。 兩人一見鍾倩,很快 便發生了關係,張麗乾脆辭了工,以秘書的身份陪李基到處談生意。 憑藉做酒店銷售的經驗,張麗很懂得對李基的顧客和供應商賣弄姿色和風倩 ,令李基的生意無往而不利。 賺了不少錢後,兩人在長沙買了豪宅同居,但張麗 一直不知李基在香港是有老婆和女兒的。 過了一年多,李基賺的錢愈來愈多,又在深圳結識了一個更年輕的美女並且 包養起來,老婆和女兒又經常要求他多些留在香港,更重要的是對張麗失去激情 並嫌她太黐身,已有想把她甩掉之意,剛好其中一家供應商的老闆老劉和小…

你弄在里面吧这样更舒服 吃奶摸下

         天娜是我家中的菲佣。 她和香港其他的十多万个菲佣没多大分别,一样都是身裁瘦小,办事勤快。 在星期天她也会到皇后像广场和她的乡里吃午饭。 要是她有什么与别不同的地方,那大概就是她那愁眉不展的脸。 除了她在通电话的时候,我很少见她笑。 对于这一点,我父亲颇有微言。 他不时对我发牢骚,说他在看照片时天娜还是笑容可掬的,谁知到见面时她却变了另外一个人。 不过,我觉得天娜只有廿二岁,比我年长几岁而已。 见到她一个人要背井离乡跑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工作,日夜要服侍唠叨的老板和懒惰的少爷,我颇有些怜惜之意。 凡我可以忍让的地方,我都尽量会忍让。 妈妈已经和爸爸离婚。 每天我放学回到家里的时候,家中只有天娜。 这一天,天娜没有如常在厨房里烧饭,我还以为她去了买…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 吸乳汁

我终于得到了妈妈的屄 ? ? 我大学毕业后,因对年老的妈妈感情深,回到家乡的小县城谋了份不错的职位,租了套公寓,把妈妈从农村接了来。 母亲来了后,我慢慢发现自己对女人有性方面的兴趣了,因为妈妈常常在我面前出现,我对老年妇女的性趣也越来越浓。 说明白就是感觉妈妈依稀有点滋味。 ? ? ? 妈妈想的是为我上班安心,只想着照顾我的生活,也没疑心。 ? ? 妈妈这次来我这,还把哥哥一岁多的孩子带了来,给妈妈和侄儿张罗了床铺衣物,她和孙子睡里间,我睡客厅。 ? ? 我和妈妈有十多年没生活在一起了。 她还不太适应城镇的生活,对我也客客气气的,我怀着鬼胎,不着痕迹的纠正妈妈在乡下生活的不良生活习惯:比如,她从来不带乳罩,两个奶子在背心里来回撞,我当然高兴她这样,关键是她到…

按摩棒 跪 办公室 检查 抽打阴部

          十一长假,大家都有了休息的时间,平常的忙碌都可以暂时放下,好好 做一点大家平常没有心情和时间做的事情,比如做爱。   昨天下午,我和丈夫正在床上睡觉,儿子进来叫醒了我们,说是要背书 给我们听,然后就在一边自己背起了书。 我们被吵醒了,再也睡不着,平常 丈夫喜欢搂着我睡觉,这时他的手开始不老实了,在被子里捏揉着我的乳房 ,弄得我不停的颤抖,身体朝后一缩,屁股顶上了一个热热的肉棒,我知道 丈夫已经性起,我也被他弄得性起了。 可儿子在一旁呢,我不敢动,只好任 凭丈夫的手在我的乳房上揉来捏去,我咬着牙不敢哼出声来,只是在被子里 不停的颤抖。   丈夫见我没有反对,更是放肆,在被子里偷偷扒下了我的内裤,把手放 在我的阴部轻柔的抚摩着,我的水大大的流…

小腹处顶着他的硬物-第028集在线观看

宝贝再做一次就好了,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宝贝再做一次就好了,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宝贝再做一次就好了,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情感文章 2020-05-15 现在爷爷这么积极的表态,点燃了她心中最美好的祝愿.李和爷爷忘记了童年的记忆,门突然被推开了。李晓玲带着一袋补品进来了。他吓了他的祖父母一跳,面面相觑,不再说话。李晓玲像个孩子一样走进来,大声向爷爷问好。他放下行李,在床边坐下。她用天真有趣的幽默哄着爷爷开心地笑了起来。晚上,她离开杨阿姨去照顾老人。李枫和妹妹小玲计划亲自开车送父亲李正国回去。走出病房后没多久,李晓玲走近她的姐姐,神秘地低声问她:“姐姐,你刚才是在和爷爷谈论什么重要或特别的事情吗?我一起进去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谈谈呢?”“没什么?只是随便聊聊。你为…

三个人一起爱小说 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

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 [富贵小传](1-6) 富贵小传(1-6) 排版:zlyl  字数:29231                第一章  文章背景时间:大概是80年代吧!由于最近看的书都是那个时期的农村, 我也不知道现在的农村是什么样子,以免让人笑话。  清晨,翠绿连绵的青山间的一个村落开始升起袅袅炊烟,灰蒙蒙的天色像是 给村子披上一层暗沙般,给人朦胧的感觉。但是星星点点的灯光,清脆的鸡鸣声, 隐约移动的人影却让村子看起来拥有勃勃的生机。  这个村子本来叫观音村,由于解放的时候要破除封建迷信,再加上抗战时期 村子里面出过一个叫李大柱的抗战英雄,所以改成了向阳村。现在那位英雄已经 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首长了,正是因为如此,向阳村的书记,村长一支都是由那 …

有没有好看的免费的直播视频(哪个视频可以看直播)

白云tv,白云av,白云影院,白云看片网,首页 为了换取皇帝对襄阳的援兵,黄蓉下定决心将肉体出卖给皇上。  终于在这一天,她按照朝廷的惯例,洗净身子一丝不挂地由太监裹在棉被中往皇上寝宫而去。当日下午,黄蓉已在后宫管事太监教导下学习了对皇上陪寝所需的全部规矩,此刻她想到自己即将面临的遭遇,既是忐忑不安,又是有一丝丝奇特的期待…对中原武林第一美女垂涎已久的皇帝,此刻也特意服食了强力春药,面对榻上全身赤裸的黄蓉,露出了志得意满的淫笑。看着黄蓉毫无寸缕雪白无暇的躯体,皇帝只感到小腹下那滚烫的阳具此刻正处于一生中最坚硬的状态,几乎立刻便要破裤而出。  要知道当时女子多缺少运动,虽则肌肤吹弹可破者有之,但曲线玲珑前凸后翘者极其稀少。黄蓉从小习武,不但肌肤滑嫩无比,那蜂腰…

拍抖音精美句子孟婆 一段舒心的话

一段舒心的话 一段舒心的话 人活着一天,就是有福气,就应该珍惜,人生短短几十年,不要给自己留下更多的遗憾,日出东海落西山,愁也一天,喜也一天;遇事不钻牛角尖,人也舒坦,心也舒坦。 凡事不必太在意,一切随缘,人生百年弹指间,潮起潮落便是一天,花开花谢便是一季,月圆月缺便是一年,人生路上不可能时时阳光相伴,不可能处处风平浪静,如果改变不了事实,那就改变我们的心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