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第十七章 满足的小莹 [遗忘的激情]

归档   时间:2020年6月6日 17:48     阅读量:55799  

第十七章 满足的小莹
第十七章 满足的小莹
[遗忘的激情]

夜色已深,我的心依旧在徘徊、挣扎,我不知道这段故事是否可以说出来。
 我一直在犹豫,写还是不写?看到隐私的征文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今夜, 我在抽完第7根烟的时候,突然决定把它写出来。
 
  对于性的认识,我已经记不起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当时 学校的学生分为两派,学习不好的和那些成绩优秀的永远是对立的,我很有幸成 为后者。
我们学习好的孩子每天放学后都会来到其中一个同学的家里,大家在一 起做作业,做完作业我们就开始找各种游戏玩。
 
  那个同学的爸爸妈妈在外面做生意,经常不在家,家里只有一个奶奶。
他家 在我们眼中是很有钱的样子,我们那时候家里都没有录像机,只有他家有。
我们 有时会从他家翻出录像带一起在那儿看,现在也记不起当时都看过什么,也许当 时就没有看懂!记得有一次,我们从他家大衣柜的上面的一个皮箱中翻出几盒录 像带,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
放进录像机中,出来的画面让我们都大气不敢喘一 声,画面中是一男一女赤裸着身子,当时有男生也有女生,具体几个人我记不清 了,很快我们就散了。
 
  由于我们的好奇,我们几个男生还是经常等那几个女生走了,在一起观看那 个录像带。
这也许就是我对性一开始最模糊的印象吧。
 
  时间过了很多年,我都上高中了。
这时,我对于性的认识应该是比较深刻了, 同学当中偷尝禁果的人也已经越来越多了,我对性的认识已经很清晰了,我开始 幻想着异性的青睐。
不知是我的腼腆,还是自己长的比较难看,从没有哪一支爱 神之箭射向我,我也一直保留着自己的处男之身,直到那一天……
 
  那年5五月一号,我小叔结婚了,那时候,我已经上高二了。
其实不是我小 叔结婚晚,主要是我小叔他只比我大6岁。
小叔的婚礼办得挺风光。
小叔是正经 的大学毕业,毕业以后分到我们市供电局,很快就混上了一个科长当,他的婚礼 在我们老家的小镇上办的,我特意请假回家了,当时的场面确实很轰动,至少在 我们这个镇上是很轰动的。
 
  小婶婶当时给我的印象也不是那么深刻!我就记得她下车的时候,伴娘扶着 她走的时候,那一身洁白的婚纱确实让我感觉很美!我当时的内心深处一直在想, 什么时候有一个心爱的女孩愿意为我穿上婚纱,走进我的生活?
 
  婚礼结束后,小叔就离开了小镇,带着新娘回到了市里小叔新买的房子。
慢 慢的,小镇上的居民嘴里的话题已经离开那场轰动的婚礼了。
我继续在上着我的 学,虽然自己学习并不是很好,但是,为了心中的新娘,我依然在努力着。
 
  我们学校就在我们市里,是一所当地比较好的高中。
这座城市真的很小,我 们学校在城的最东面,小叔的家在市中心偏西的一个小区,但是从我们学校到我 小叔家坐车只要30分钟!因为我一直住校,所以自从小叔结婚后,我每周都会 去他家一趟,美名其曰,看看小叔,其实就是为了自己的肚子,想吃点好吃的, 学校伙食太差。
当然,小叔也经常叫我去他家。
 
  每次去小叔家,小婶婶都很热情,做了很多好吃的。
小叔的新房是一个两居 室,每次去的晚上我都会住在小叔的家里。
有时小叔会由于工作应酬很晚才回来, 我就和小婶婶聊天,小婶婶比我大四岁,由于我们的年龄差别不是很大,所以我 们在一起聊天倒没有什么拘束。
我这个人,在那时候对自己的评价就是,表面上 一本正经,跟表里如一绝对不沾边。
 
  住在小叔的家里,半夜的时候,我都会起来上厕所,厕所必须经过小叔的卧 室。
每次上厕所,我都轻手轻脚的,怕惊扰了什么,又想听到些什么。
果不其然, 我经常会听见小婶婶的一些呻吟声,虽然我不知道这种呻吟是痛苦还是幸福,但 是我每次都会听得聚精会神,津津有味。
早就已经学会手淫的我,这个时候都会 让自己兴奋的。
为了怕在小叔门外留下罪证,我每次都会小心的拿东西接住那些 白色的液体,撒到地板上的我会小心翼翼的擦去。
白天看见小婶婶的时候,我都 会偷偷的看她的乳房,由于那时候是夏天,穿的都挺少的,有时看见小婶婶的乳 沟的时候,我会不由自主的勃起。
我知道小婶婶也看见了,因为每次我勃起的时 候,她的脸就开始变红。
有时候,我的胳膊也会故意碰到小婶婶的乳房,每当这 个时候,小婶婶和我都会脸红起来。
 
  放完暑假,我又开始返校了。
第一周我没有准备回家,给家里打电话说要查 资料。
到了周五的下午,一放学,我就坐上了去小叔家的公共汽车,到小叔家的 时候,已经6点多了,这天,小叔正好在家,厨房里小婶婶和另外一个女孩正在 做饭。
 
  「小叔,那个女孩是谁啊?」小叔在客厅看着电视时,我问道,
 
  「,她是小影的同学。
」小叔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回答道,「对了,上次你 们见过吧,她就是我结婚的时候当伴娘的那个女孩。

 
  「是吗?我想不起来了,但是看着有点面熟!」我喝了一口水说道。
 
  「对了,你这周不回去,给我哥打电话了吗?」小叔看着我说,
 
  「嗯,打了,我明天去学校查点资料!」我赶紧回答。
 
  这天晚上的饭菜很丰盛,小婶婶一边给我夹菜一边说,「来,江,尝尝小华 的手艺!对了,忘了介绍!」说着指着那个女孩说,「她是我同学,叫小华!」 
  说完又指着我对小华说,「江,我的侄子,呵呵!」小婶婶说完就笑起来了。
 
  最可恨的是那个叫做什么小华的也抿着嘴笑起来,一副很矜持的样子。
 
  我的脸红着说,「本来就是嘛,笑什么?」
 
  这时,小叔也笑了,「江,小影是看见你这么大的侄子激动啊!好了,不说 了,咱们今天喝点酒吧!」
 
  我们谁也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小叔站起来就去冰箱拿酒去了,回来的时 候,拿了两瓶红酒。
我们一边喝着酒一边聊天,具体说了些什么,我是记不起来 了,只知道那天都挺高兴的。
其间,只记得好像小叔又拿了一回酒。
红酒入口有 点甜,所以我们都喝了不少,慢慢的,我们已经没有什么辈分了,小叔居然说起 了一些黄色的笑话,我看见,那个小华脸红红的,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笑话 的作用。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能喝酒,只知道他们三人都喝的失态了。
我看见小叔的 手公然放在小华的大腿上,小华的裙子是属于那种很短的类型,这个时候,小华 的矜持已经不见了,双脚放在另外一张椅子上,我甚至能看见黑色的内裤。
再看 小婶婶已经双眼迷糊的歪在沙发上,V型T恤的领口已经暴露出半个胸脯,我于 是装作酒力不支,也躺在了沙发上。
我的头部顶在了小婶婶的腰部,小婶婶身上 散发的香气让我沉醉其中,慢慢的小婶婶的身体也倒了下来,胸脯压在我的胳膊 上。
 
  我心中一阵窃喜,眯着眼看了一下小叔,只见他的一只手正放在小华的裙子 里面,另一只手伸进了小华的衬衣里面,两人正在吻着,我一看之下,心中很是 惊讶,我想不明白他们怎么会这样。
 
  我看没有人主意,就轻轻的把手伸进小婶婶的T恤里面,再努力的把手指探 向胸罩内部,小婶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轻轻的动了一下,这真的是我除了母亲 外,第一次如此近的接近女人,我的心中一阵激动,我的仔裤已经被顶到了极限, 我轻轻的捏着小婶婶丰满的乳房,感觉自己下面已经湿了。
小婶婶轻轻地哼了一 声,我赶紧停下手上的动作,轻轻扭着头看了一眼小叔,只见小叔和小华正抱在 一起,根本没有注意这边的反应。
 
  我静静的握着乳房,闭着眼睛不敢有半点举动。
这是,突然听见小叔说, 「华,我们进卧室吧!」「嗯!」小华轻轻的应道,接着就听见他两轻轻的脚步 声,接着就是关门的声音。
 
  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什么顾忌,我把小婶婶的T恤向上翻起,使劲的揉着 那丰满的乳房,也许是她根本就没有醉,也许是她现在酒已经醒了。
总之,她的 手已经轻轻解开我的腰带,伸进我的内裤,握住了我的**,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我没有想到她是醒的。
不过,很快我就平静下来,我马上紧紧的抱着她,她挣扎 了几下就放弃了,也许她知道实力的不平等,也许她并不反感我的吻。
 
  「江!咱们进屋吧!?」她轻轻地推开我,低着头柔声地说道。
我摸了摸发 烫的脸,赶紧指了指她的卧室,「小叔在里面。

 
  「上那屋!」她指着我经常睡觉的屋子小声的说。
 
  说完,站起来慢慢的朝那屋走过去,我默默地跟在后面。
一进屋,我就说, 「小叔和小华在那屋!」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她们现在是同事!」她以一种幽怨的口气轻轻的说 道。
我惊呆了,「啊,那你怎么能容忍这些?」
 
  「我跟他吵过,可是他说只是逢场作戏!我曾经亲眼看见过他们在一起,她 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的眼泪轻轻的流下,「我能怎么办?我什么都没有,离婚 只是迟早的事情,现在我只有报复!」她抬头狠狠地说。
我轻轻的帮她拭去眼角 的泪水,她轻轻的投向我的怀里,我无声的抱着她。
 
  慢慢的,我刚才的欲望又被勾引起来,我的手已经偷偷的伸进她的T恤里。
 
  她没有怎么阻拦,我T恤掀起,笨拙的解开她的胸罩,她这时开始有点反应, 身子扭动起来,我马上抱住她的头,吻了起来。
我的一只手依然在她丰满的乳房 上揉搓,我感觉她的身体在慢慢的变软,而我的身体却在逐渐的变
我们的舌 头在不停的搅动着,我的手在慢慢的下移,我的手已经滑向她的裙子里,可是这 时她却不让我伸进去。
 
  这时我只能用双手用劲的蹂躏着她的双乳。
她很快就兴奋起来,她的双手紧 紧的搂着我的脖子,我都快窒息了。
慢慢的我的手又不知不觉的滑向她的裙子, 等我手进去的时候,她狠狠的抓着我的手,试图阻止我,我想都到这儿了,怎么 会甘心放弃,我不顾她的阻拦,把手伸进了她的内裤之中。
 
  感觉里面挺暖和,也很潮湿,她的双手终于不再阻拦我了。
她的裙子已经被 我脱了下来,胸罩也没了,我吻着她的乳房,轻咬着乳头,她的身体开始颤抖, 我引着她的双手慢慢的伸向我的内裤,我让她的双手握着我的,很快,她就主动 的把手伸进我的内裤,很快我就把她的内裤脱了,我这时却不知道怎么办了,我 呆呆地看着她黑黑的下体,与我想象中的没有什么分别,我正发呆的时候,她把 我的仔裤褪了下来,看着我那坚挺的内裤,她好像很急的把我的内裤解放了。
当 坚挺一旦被释放,我感觉浑身都是力量,又感觉很不自在,我不知道下一步该做 什么,我只能等她的提示。
哪知道她慢慢的趴到在我的两腿之间,用湿润的嘴唇 轻轻的咬住**,我使劲的拉起她,我害怕她嫌弃自己,我知道那东西是干什么的, 虽然,在录像中见过很多这样的场景,但是当这种场景一旦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的 时候,我还是很不能接受!可是,她使劲的挣脱,又紧紧的含住,使劲的吸允着 我的坚挺,很快,我就感觉一阵战栗,接着,就有什么东西射了出来,她停住了, 双眼看着我,轻轻的笑了,我不好意思的也跟着笑了。
 
  「你没有同女孩子发生过?」她轻轻的问我,「嗯」细如蚊子的声音在嘴里 发出,我不敢相信是我说的。
 
  「那好!我们到此为止吧?!」她抱着我温柔的说,说完就站起来,穿上衣 服,走了出去。
我也赶紧穿上衣服,静静的坐在床上。
接着就听见开门的声音, 我赶紧出去,看见小叔的卧室们开着,小叔穿着一条短裤尴尬的站在床前,小婶 婶坐在卧室的沙发上,一语不发。
只见那个小华躺在床上,用床单蒙着头,也是 一语不发。
 
  我看了一眼,连忙朝卫生间走了过去,等我出来的时候,看见小叔房间的门 关着,我走进自己的房间,屋里黑着灯,但是透过窗外的余光,我看见床上躺着 一个人,用床单裹着身子,我不用看就知道,一定是小婶婶,我静静的走过去, 轻轻的躺在她的身边,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紧紧的搂着她,我能感觉到她挣扎 了一下,接着又平静了。
我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感觉到有 一只小手在抚摸我,我立马就清醒了,也开始激动起来,我很快就坚挺了,我开 始褪去她身上的衣物,不过我记得刚才她穿的是T恤,可是现在我却需要解扣子, 不过我没有想那么多,心想解就解吧,很快我把胸罩也解了下来,感觉比刚才小 了一点,不过捏着依然很舒服
另一只手慢慢的探向她的裙子,伸进去的时候, 感觉里面湿了一大片。
她的小手也不甘示弱,使劲的捏起我的坚挺。
很快,我们 就纠缠在一起,我这次很顺利的进入了我向往已久的地方,感觉里面很紧很湿热, 我这次依然没有坚持多少时间就缴械投降了。
 
  事后,满头大汗的我躺在床上,点燃了一颗烟,静静的躺着。
她坐了起来, 接着又轻轻的走出去了,过了好久才回来,回来后就坐到我身边,「你是叫江吧!」 
  一个不是小婶婶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如同晴天霹雳,「啊!」我惊恐的坐 了起来。
 
  「别害怕!这是我自愿的!」我听出这是小华的声音,我羞愧的恨不得找一 个地缝钻下去。
我真傻,怪不得刚才上衣不一样;怪不得胸部也不一样。
 
  天开始蒙蒙亮的时候,小华就开始穿衣服,我看着她的背影,感觉她也是很 有气质的一个女孩,虽然行径稍微可耻了一点,但是又回头想想自己,自己又何 尝不是呢?
 
  我躺在床上,装作还是睡着的样子,眯着眼看着小华穿衣服,小华出门的时 候,走到我的跟前我连忙紧闭着双眼,我的脸上被她亲了一下,接着在我耳边说, 「你是个可爱的孩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我走出卧室, 没有看见小叔的影子,也没有看见小婶婶的影子,我一个人刷牙、洗脸,然后自 己静静的坐了一会儿,觉得昨夜真是一场梦!
 
  我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小婶婶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堆菜。
我的脸不由自主的 红了,斜眼看了一下小婶婶,发现她的脸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
 
  「小江,你要走了?」小婶婶问我,「嗯,我小叔呢?」我低着头问道。
 
  「他早上起来就走了,说有应酬!」小婶婶很平静的说道,「你吃过中午饭 再走吧!?」
 
  「我不了,我会学校查点资料!」我有点犹豫的说,
 
  「你到学校就中午了,不一样要吃饭!就在这儿吃吧?」小婶婶的声音理带 着些许期盼!
 
  「那好吧!小婶,我帮你做饭吧!」我装作很无奈的说道,
 
  「不用了,你看电视吧!我一会儿就好!」说完她就拿着菜走进了厨房!我 一个人在客厅,拿着遥控器不停的换着频道。
过了大约半小时的样子,她从厨房 走了出来,「江,吃饭了!」
 
  饭菜很丰盛,我也吃了很多!加上接近中午,天气很热,吃完饭后我出了一 身的汗。
她看着我满头大汗的样子,就跟我说,「江,你先去洗个澡,再去学校 吧!」
 
  我一个人在卫生间理正洗着,就听见门外面有敲门的声音,「江,这是你小 叔的衣服,你先换上吧!」我连忙裹上浴巾,把门开了一条缝,只见小婶婶满脸 痛红的站在外面,我赶紧结接过衣服,连忙把门关上,只听见哎呦一声,我感觉 到门夹住了什么,我拉开门,果然,小婶婶满脸痛苦的捂着手站在门外,我连忙 过去,轻轻的掰开她的手,看了一眼,手都被我夹红了,好在我用的劲不大。
 
  我轻轻的在她受伤的受伤吹着气,吹着吹着就感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我抬 头一看,小婶婶正双眼含泪的注视着我,一看见我看她,连忙扭过头去!看着她 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一把抱住她。
 
  喷头的水还在流着,她的衣服已经变得透明,我能看见黑色的内衣!我心里 的欲望再一次被勾起,紧紧的吻住她那小巧的嘴唇,她很激烈的回应着,透明的 衣服很快被解除,黑色的内衣也不复存在了,只剩下两个赤裸裸的肉体,我们激 烈的纠缠在一起,这一刻,除了水声,就是我们急促的呼吸声!
 
  良久以后,我很小心抱起她,慢慢的朝卧室走去,在属于我小叔的大床上, 我们温柔的缠绵着。
不知为什么,这一次,我坚持了很久……她让我从一个男孩 真正的变成一个男人。
 
  之后,我们一直在床上聊天,她告诉我,昨晚和我小叔谈了一夜,最后,他 们决定离婚,条件是,小叔找关系把她调到别的城市,这里的一切她什么都不要, 小叔给她10万元钱。
 
  很轰动的婚礼很快的结束,留给小镇上人的只有回忆。
 
  我好久不去小叔家里了,虽然我很想再见见小婶婶,但是不知为什么我一直 没有勇气过去。
我听到的消息是,小婶婶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去了那个城市我 不清楚,我们从此也没有再联系。
 
  小叔最后却没有和小华结婚,找了一个市郊区的小学教师,这些却是我始料 不所及的。
 
[ 本帖最后由 樱冢澈 于  编辑 ]

第十七章 满足的小莹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99%网友看过以下文章都高潮了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80%看了以下肉文推荐

公车上从后边进小榛 干女儿

性爱强姦~风骚美女客户经理 我是个律师,这事发生在几个月以前了。那天下午我闲着没事就去广场散步,却无意中发现广场边上的露天咖啡馆居然坐着一个绝色美女,大眼睛,高鼻樑,曲线玲珑的身材,穿一套乳白色的职业套裙,裸露出的修长双腿优雅地斜靠在一起。这种气质高贵的办公室女郎正是我最喜欢的类型,尤其是她的那双美腿,又长又直,我情不自禁地幻想自己的阳具插向美女两腿之间最深处的香艳情景,阳具也在不知不觉中硬了起来,把裤子撑得老高。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立刻强姦 我想到一个好办法。于是我走到她身边,礼貌地对她说:「小姐你好,我是警察。」 她抬起头看着我,露出疑惑的神色,我拿出伪造的警官证在她眼前迅速亮了一下(有时为了取证方便,我们会随身携带这种伪造证件,一般人都不会太注意)。 我说…

臣言的小说苏晴尚珺彦? 被下药 好热 任人摆布

臣言的小说苏晴尚珺彦? 被下药 好热 任人摆布 三美神  典子跪坐在那里,稍许抬起赤裸的屁股,把伸介的肉棒深深含在嘴里,几乎达到喉咙。   「噢…唔…」   把伸介的肉棒含在嘴时虽然不是第一次,但现在的环境使典子犹豫,被绑在背后的双手,好像求救似的摆动。   伸介好像要驱散典子的这种犹豫,在典子发出呻吟的可爱嘴里,故意凶猛的插入肉棒。   不久后,典子屈服在男人的暴力下。   眼角含着泪珠,但把嘴唇闭紧夹住肉棒,用舌尖在龟头上摩擦。   那是插过亲生母亲,使她狂欢的肉棒。   但现在,女儿在母亲的身边舔弄那个东西…   虽然母亲是睡了,但对女儿来说那是无法忍受的情况。   可是强迫她这样做,对伸介来说能产生极强烈的兴…

抖音伤感句子痛到心里 【心坎情话】是你苍白了我的等待,讽刺了我的执着。

【心坎情话】是你苍白了我的等待,讽刺了我的执着。 【心坎情话】是你苍白了我的等待,讽刺了我的执着。 是你苍白了我的等待,讽刺了我的执着。 Is your pale I wait, irony, my obsession. ? ???? 喝着孤独的酒 吹着自由的风 等一个没有归期的人 在余生里 做着只有自己的梦 距离之所以可怕 是不知道 对方正将你牵挂 还是将你遗忘 遇事不要轻易动怒 会被别人说情商低 脸上挂着笑 心里默念你大爷就好 听什么开心就听什么 穿什么开心就穿什么 跟谁在一起开心就缠着谁 别管那些破理论 不喜欢的就不要假装 不适合的就不要勉强 生活已经那么不容易了 何必再辛苦自己 不要和消耗你的人在一起 如果你足够勇敢说再见 上天不会亏待痴情人 会奖励…

小受被啪到受不了求饶-第214集在线观看

小受被啪到受不了求饶从不会错过任何和父母撒娇耍赖的机会……一点都不吝啬对好感的表达。。心宽一尺,路宽一丈,面对万千诱惑,因宽心而淡泊,不争眼前之利,不争琐碎之事,自然能风轻云淡,过好自己的生活。十六、人间的事往往如此,当时提起痛不欲生,几年之后,也不过是一场回忆而已。在线免费阅读哪些东西不难等。收藏清欢美文摘抄网可以阅读更多人生感悟、经典、哲理、励志、搞笑文章,校园文章、美文故事、散文随笔、情感美文文章你说不过他,只能说一句:我是你爸爸!孩子看着你,知道再怎么争辩都没用,这场确立你最后威严的酒局不欢而散。于是,边看着,又边想着,什么时候才有时间走出去,好好看看春天,好好欣赏春天美景,再好好写写春天?那时,硬在有限休息时间里,随想了一阵,便写下了这首简单的诗歌…

征服武林美妇系列小说 哦…将军

  人迹罕至的山巅。 一个高腰长身的俏丽女郎,坐在情郎身上癫狂地扭摆。 她 上下颠簸著,好像是掌控一切的骑手,而身下的男子则是她拚命要去占有、去驯 服的野马。   随着激烈的动作,她胸前的一对滑腻而丰润的乳峰也在上下晃动,酥胸上方 一带出现了大片红晕。   “冰河,顶我啊,用力,用力!顶穿我的肚子吧!”   下面的男子是个高个子,穿着红色上衣,更显得脸色涨得通红,原本还算英 俊的五官因为激动而有些扭曲。 这是他第一次和情人野合,没曾想感觉是如此刺 激。 就在俩人都濒临高潮的时候,一声愤怒而绝望的嘶吼传来:“倩儿,你在干 什么啊!”   被女郎骑着的男子不为所动,他的大脑功能已经切换到下半身状态,一时之 间没反应过来,粗硬的阴茎还是凭著本能向上顶插女郎的阴道。…

两个吃奶一个下面-第916集在线观看

两个吃奶一个下面4、生命需要用真心演绎,需要尽全力走好每一步,需要用心呵斥,那生命的道路就是美的极致,每朵花都有其独特的色彩,每颗星都有其光芒的璀灿,每缕清风都会送来凉爽,每滴甘露都会滋润原野,都会留下不朽的诗篇。28 、初次见面时要努力记住别人的名字。走好选择的路,别选择好走的路,你才能拥有真正的自己。其实分手不是一种记忆?13、如果你想知道什么是真爱,请接受我给你的温暖。9、人生真的不简单,很多时候想要用一份平静的心情对待生活,却总是锋烟四起,明明知道追逐梦想的路程,很苦,很累,很疲!早安!10、天幕徐徐拉开,清风袅袅吹来,问候轻轻送来,一身轻松自在,登上事业舞台,开创美好未来,幸福花儿盛开,愿你天天愉快!11、别人的生活永远是别人的,朋友再多,他们不能…

时教授的小可爱? m开腿绑在床上play

时教授的小可爱? m开腿绑在床上play 那些年,我操过的丝袜骚货 …朋友介绍,我认识了一个丝袜骚货,个子170左右,短裙,看到她的腿我就受不了了,我草,丝袜,还是肉丝,要知道她整体的搭配是清纯的那种感觉,可是搭配一条肉色连裤袜,就显得非常淫荡了。 通过朋友介绍我知道了她叫解宋雨,这个才高中毕业的肉丝骚货。 我通过许多方法,终于知道了她的联系方式,于是这天我叫这骚货出去玩,目的自然就不用说了。 我本以为这货今天不会穿丝袜出来,没想到啊,老天爷还是挺疼我的,她居然穿着肉色连裤袜,两腿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烁着迷人的光,我的老二早就抬头了。 我把她叫上车,「我们去哪啊?」   她问,「到了你就知道了。 」她还不知道已经落入了我的魔掌之中,我把车开到一个昏…

抖音祝生日快乐的句子 「中安夜读」永远不要羡慕别人的生活

「中安夜读」永远不要羡慕别人的生活 「中安夜读」永远不要羡慕别人的生活 此刻正在聆听的你,今天过得好吗?很久不见,甚是想念。 去年的世界读书日,中安夜读第一次跟你们见面,今天又是世界读书日了,中安夜读也一岁了,感谢大家一年的陪伴。 时间在指缝中悄无声息的溜走,愿时光给大家留下的是成长和幸福。 有句话说:人之所以不幸福,不是因为得到的太少,而是想要的太多,人心难平,欲壑难填。 我们总是对自己拥有的幸福熟视无睹,却喜欢把眼睛看向别人的幸福。 其实,别人的难处,你未曾经历,别人的生活给你,你也未必真心想要。 今天,我们跟大家分享的文章是《永远不要羡慕别人的生活》。 1 人比人,气死人 世界之大,总会有人比你更加优秀,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如果总是执着于和人比较,羡慕着…

啊不要了好涨太深了高h-第892集在线观看

医生男友霸气给我打针,把同学妈睡了 医生男友霸气给我打针,把同学妈睡了 医生男友霸气给我打针,把同学妈睡了 情感文章 2020-04-29 看到陈的悲伤和犹豫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老师,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听到林俊逸温柔关切的话语,陈想起一直深爱着她的父母强迫她嫁给一个讨厌的男人,心里感到一阵痛苦。泪水像雨一样从她美丽的眼睛里突然流出。 看到陈在的房间里,一向端庄婉约,居然哭了起来,顿时慌了,微微的醉意立刻消失了。他是哭得最神秘的女人。当一个女人哭了,她立刻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从沙发上起身,走到陈身边。她焦急地说,“老师,有话要说,请不要哭,好吗?” 听了的话,原本压抑在心中的委屈,立刻让她“哇”的一声,彻底释放了出来,同时,她雪白柔软的雪搂着的脖子…

公车系500章 寡妇情缘

变形金刚1下载,玩命关头3东京甩尾 变形金刚1下载,玩命关头3东京甩尾 变形金刚1下载,玩命关头3东京甩尾 情感文章 2020-06-08 “你的手机不是没有电吗?我手机上拨的号码可能是错的,或者你可以再试一次。” 程潇把电话递给那个漂亮的女人,又给她看了一遍号码。 “是的,但是没有人回答。”女孩证实了。 小偏见的人如此肯定,他们不得不继续测试:“其实,我知道这个号码,它是我的一个朋友,这次我去找他,我觉得事情不会那么聪明,所以我问你。” “你认识他吗?”女孩惊叫道。 “是这个人吗.刘?” 美丽的女人点点头,她脖子上的短发上下直飘。 “还挺有钱吗?” “是的,是的,是的!” “在胡适镇?” “是的!” “你说你是他的同学,然后你从矿上毕业了?” 女孩红着脸笑…